仙贝

做自己利索能及的。

伍佑:

偷跑一下筹备了很久了猗窝炼合志!

目前还在施工中,感谢各位staff的大力支持ww

六月中旬会发一宣和印调,也许也会去参cp!!

敬请期待——

*已授权

*禁止二转二改

*想看授权可私

老师推特:@muri_arekore

直达链接:https://twitter.com/muri_arekore/status/1260426451733577730

注意:有猗窝炼成分

敲黑板老师的设定(翻译不全,略删,欢迎补充指正):

*20卷*猗窝座幼儿化,是安抚自己的涂鸦。狛恋几年后生了孩子, 是和爸爸粉头发相似的男孩儿,在被人爱戴的情况下茁壮成长了5岁左右,他对附近的历史老师说:“跟我打架吧! ”就这样频繁往来,历史教师会给我点心。


紧张刺激的群活动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这次的活动是画手&文手身份互换

也就是说画手写文,文手画画

刺激吗?

下面带来的是画手?(文手)老师们的表演

出场顺序

@不可燃 

@绿绿 

不愿透露姓名的草莓蛋糕

@小土豆 

@伍佑

 @蘿蔔兔 









猗窝炼除夕40分钟接力

8:00之前         绿色无毒烤红薯@绿绿 

8:00-8:40       卡莲@乌托邦的白鹿 

8:40-9:20       杭煜子@杭煜尹咕 

9:20-10:00     大葱烤红薯

10:00-10:40   土豆烤红薯 @獨『釣』寒江雪 

10:40-11:20    柚子烤红薯@伍佑 

11:20-12:00    烤红薯的烤箱@LN 


abo,双黑道,只贴部分文,上车请加群。


1*

炼狱杏寿郎在分化前以为自己是个言证名顺的Alpha,虽然他闻得到所有人的气息——包括雨后清新的水汽,还是白橡木点燃后的一缕烟尘似的雾,都在他鼻腔短暂地停留,随即像大梦初醒后的桀然,化作一道平行线在脑内飞快逃离。让疑惑在清晰的眉目间搁浅。

红酒,被伪装成无害甜品的玫瑰色液体,从鼻腔被灌进肺部——是猗窝座的气息,不同于他的伙伴们,不死川是硝烟与子弹,甘露寺是玫瑰或百合。队里最娇小的Alpha——蝴蝶忍,她的信息素也是满具侵略性的,尖锐的chinensis。杏寿郎说不上大概,只能凭借近乎本能的疏离感判断对方是强大的Alpha还是无害的Beta。他之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分化成一个Omega……


2*

……猗窝座瞥了一眼,拇指摩挲着炼狱杏寿郎脖颈上……


3*

……猗窝座毫无顾忌的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怀中人的挣扎虽然有力却完全可以压制的下去,Alpha的天性告诉他,自己的信息素是最好的催情剂……


4*

……两个人在肮脏狭窄的厕所隔间,快速脱衣,已经用理智思考了……


5*

……认真的时候薄而淡的唇角此时抿成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6*

……猗窝座只是想到这点就兴奋地发抖,向着后颈的腺体狠狠地咬下。


7*

……紧接着猗窝座揽起炼狱的双腿缠到自己腰上……

发个预告吧,今晚猗窝炼群接文

我怕三十晚上的鞭炮太响

我们听不到猗窝炼在放炮

群里的接力大赛?(刹车大赛)欢迎喜欢这对cp的太太来玩

鬼灭学园pa  

学生猗座窝✘炼狱老师

有轻微互相暗恋,六棒有车预警,很huang很暴力

ooc算我们的

第一棒【土豆】

第二棒【狗血之神?】

第三棒【红薯炒柚子】@伍佑

第四棒【堂阶老师圈外女友】@不可燃

第五棒【巧克力红薯】

第六棒【彩虹当场社保】太黄了加群看吧

1*

他一定是跟人打架了。猗窝座心里这么想。

右颊上有道干涸的血迹线条,破皮的伤口清晰可见,就连天生带笑的嘴角也泛着淡淡的瘀青。

过多的酒精在体内作祟,炼狱杏寿郎渐渐有些呼吸不顺,口中呼出的气息又燥又热,大量纷繁而模糊的色彩在视野中一闪而过,尖利刺耳的声音在耳边肆虐响起。

边上有人拽住了他的手肘,声音熟悉又陌生。

“你不要命了吗?”

猗窝座眼明手快地将几乎要与车子擦身而过的炼狱狠狠拽到了一旁,金瞳涌现着清晰可见的怒火,回过头去看那人的时候,只一眼,不由得愣住了。

酒精在血液流动的助燃下开始发挥作用,炼狱燥热难耐地胡乱扯拉着扣得严实的衣领,一转眼的功夫,衬衫钮扣纷纷脱落,敞露出大半胸膛。浅褐的肤色,结实的肌肉,昏黄街灯下,意外地泛起一层柔和的光泽。

猗窝座眸色一暗,原来男人的皮肤也能这么平滑。

炼狱的眉眼生得极好,赤金色的杏眼微微上挑,炯炯有神。猗窝座曾一度认为这人的眼睛里藏着太阳,笑容里全是坦荡。然而此刻,那双总是杂糅着光的杏眼却恍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朦胧夜色里,格外撩人。

他有着一般男人少见的漂亮嘴唇,唇形饱满线条完美,唇角总是微微上翘——

“呜姆,你看什么看!”

可惜,漂亮的嘴说不出动听悦耳的话。炼狱的语气急促,嗓音粗嘎,发麻的舌尖导致他咬字含糊不清。

猗窝座不禁再次感到狐疑:杏寿郎今晚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与什么人发生了冲突?瞧他平时爽朗直白,一看就是良好家庭出身的富家子弟,实在让人想像不到他还会有如此失态的一面,更不要说他居然还跟人打架了!

2*

“杏寿郎!”猗窝座生气的推了一把炼狱杏寿郎“你干什么?!”猗窝座看了看炼狱的衣服

“你给我把衣服穿好!”“我哪来有扣子的衣服?你给我变出来一件啊!”这种现象用炼狱瑠火的话说就是。

炼狱杏寿郎不好的点全都遗传他爸 ——都会耍酒疯。

“妈的”猗窝座小声骂了一句“我要回家了”炼狱杏寿郎迷迷糊糊的往停车场那边走“你酒驾?”猗窝座担心的看了眼衣冠不整的炼狱 仿佛他下一秒就会被谁在地下停车库拐走一样。

“你还是打车吧杏寿郎 我送你 你家住哪?”

炼狱杏寿郎微眯着眼 扫视一眼猗窝座, 毫不犹豫的将自家地址抖露出来 ,然后他愣了一下。

“等等,那不是我家。”“哈?那你家住哪?”

炼狱杏寿郎咳了几声 接下来的一幕让猗窝座欲哭无泪。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闭嘴!!”猗窝座捂住他的嘴“唔唔!唔!”他一口咬住猗窝座的手 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

“你是狗啊?!”猗窝座飞速把手挪开

“谁让你捂我嘴!”炼狱理不直气壮的反驳回去 “你不捂我嘴不就没那么多事了嘛!”猗窝座被怼的哑口无言。

“赶紧跟我上车!”他拉着炼狱的手就往刚刚拦下的出租车里坐“去哪?”“回你家找你妈!”“哦...”他不情不愿的坐在了后排 猗窝座就坐在他旁边看着他。

出租车开到半路的时候 司机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小情侣吵架啊?”

猗窝座的脸瞬间爆红“谁谁谁谁谁谁谁...??”“你们啊——”“不不不!他是我老师!”“师生恋啊?我懂我懂。”司机看了看炼狱“小伙子长挺俊 别被了别人抢了。”

“嗯...”他只能默默答应着。

司机停在了一栋日式别墅前“车钱..给...”猗窝座把钱交给司机 然后用手拍着炼狱杏寿郎“醒醒”“唔...?到了吗?”

他默默跨出车门 轻轻的关上车门 随后扶着猗窝座的肩走到门口。

炼狱杏寿郎摁着门铃“千寿郎...在家吗?” 门打开了。“兄长大人 您回来...这位是?”“你好 我是杏...炼狱先生的 学生。”“是您把兄长大人带回家的么?谢谢!快进来坐一会叭。”炼狱千寿郎的小手拉着炼狱杏寿郎 在门口脱完鞋的两人走进屋。

“杏 你回来...”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看了眼衣冠不整的炼狱杏寿郎 随后又看了一眼猗窝座。

“你们干了什么”他默默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他非礼你还是你非礼他”“???您听我解释!!”

“你在做什么?槙寿郎”一个全身散发出圣光的女人从楼梯上走下来, 猗窝座感觉自己看见了圣母玛利亚。

“摧毁作案工具!!”“你太冲动了 先听他说完吧。”“谢谢阿姨。”

猗窝座叹了口气 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二老

“...杏怎么会打架?”“唉 绝对是听从别人的歪门邪道。”

“这个孩子 ,唉… 对了同学 天都这么黑了 今天就在我们家住吧。”“其实我可以回...”

“和杏睡一个房间吧。”“好。”

“我真的可以回自己...”

“就这么决定了 杏的房间在三楼, 杏 你带他去吧。”

猗窝座有点懵逼,

其实他真的可以自己回家睡的。

3*

猗窝座活了十几年从没有预料到过现在的情景,虽说他暗恋自己的历史老师很久了,也在深夜里想过这样那样奇怪的东西,但直接越过了表白约会牵手直接到这一步——

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口胡乱蹭着,炼狱似乎已经失去的理智一样埋在猗窝座的胸口,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他的喘息声愈发明显。

猗窝座感觉自己的理智在一根一根被炼狱的动作拨断。

他咬咬下唇,按着炼狱的双肩把他翻在身下,接着跨坐在炼狱身上。

“杏寿郎……”猗窝座本想问炼狱要不要换睡衣睡觉,却被对方直接堵住了嘴。

炼狱脸上泛着些红晕,像他发尾的颜色。猗窝座迷迷糊糊地想着,任由炼狱手臂环住他的后颈,将他拽倒在床上。

在炼狱毫无章法的亲吻下,他们嗑到了牙齿。

这样不对。

意外的碰撞让猗窝座的脑子里浮现了刚刚在楼下杏寿郎父母的表情,他从炼狱的怀中脱出来,对上了杏寿郎那双缓慢睁开的眼睛,他眼角的擦伤与笑唇的淤青让猗窝座愣住了。

“杏寿郎,我先帮你处理伤口吧。”猗窝座扶着床头坐起来,打开台灯再转身看向身旁的人时,炼狱竟已经阖上了那双杏眼,一深一浅地呼吸着进入浅眠。

草。

猗窝座回头骂道,他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人,借着酒劲撩拨一番又擅自跑掉,纯天然到让人恨得牙痒。他可是强行忍住了下体叫嚣着的欲望做出的选择,竟然被这样混淆过去。

猗窝座摇了摇头,嘴上骂骂咧咧地站起来,给杏寿郎盖上被子,掖好被角后,便开始在房间里刨药箱。

觉可以睡,药不能不上。带着这样想法的猗窝座终于在房间的角落翻到了消毒酒精和棉签,以及一瓶润滑剂。

4*

润滑剂。

为什么这家伙房间里放了润滑剂?

猗窝座有些茫然地检查了下包装,确实是那种用途的没错,但也很明显还没开封过。

此刻猗窝座只觉得头脑发胀,懒得去深究原因,想着一切都等杏寿郎清醒过来再说。

猗窝座站起身,借着台灯的光环望四周。杏寿郎的房间干净整洁,所有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不难想象其主人平时是怎样严于律己。

自己正身处杏寿郎房间这一念头让猗窝座感到有些不真实。他不禁去想象,对方每天都是如何在这里生活,处处都应该是杏寿郎的痕迹和气息,是他曾经多么渴求触碰而今近在眼前的一切。

走到床边蹲下,猗窝座用棉签沾着酒精给杏寿郎处理伤口。床上的人因触碰的疼痛而微微皱眉,发出无意识的一两声哼哼,想要转过身躲开又被猗窝座伸手把脸掰回来。

杏寿郎的脸让猗窝座看得入迷,哪怕被血污遮盖,又或是汗水浸湿,那份英气总是能直戳猗窝座心底,如拨云见日般明媚。

而此刻的杏寿郎因醉酒的不适和伤口的疼痛,展露出平日不曾有过的脆弱模样。

只有我见过,猗窝座这么想,只有我见过这个男人脆弱的一面。

放下手上的棉签,猗窝座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抚摸过杏寿郎的脸颊,看着他的眉头因安抚而渐渐舒展开。平日里风风火火照顾所有人的炼狱老师,此刻在被自己的学生贴身照料,但这却让猗窝座感到了异样的愉悦。

天知道猗窝座有多想就这样对着他熟睡中微张着的嘴亲下去,想让他无法呼吸,想让他在露出更多更多脆弱柔软的神情,想让他呼唤自己的名字——这一切都只属于他猗窝座。

但只要跨过这一步,一切就覆水难收。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界线横在二人之间,师长与学生,长辈与晚辈。猗窝座像是正站在这条线的边界,伸出手想去触碰想去拥抱另一端的杏寿郎。只要对方一个回应,他便可毫无畏惧跨过这条线,将他年轻炙热的感情肆意倾泻。

世俗目光向来不是猗窝座所惧,但对于杏寿郎又是怎样呢。猗窝座想到杏寿郎的家人,那些似乎含着别样意味的目光,突然感觉如鲠在喉。

“…猗窝座?”

猗窝座一愣,刚刚想得太出神,没发现杏寿郎已经醒来,半睁眼睛望着自己。意识到放在杏寿郎脸上的手还没收回,猗窝座像触电一样想抽走,却被杏寿郎握住。杏寿郎的力道不大,却确确实实让猗窝座整个人瞬间僵住无法动弹。

“你怎么了?”杏寿郎轻声问道,声音带着一些沙哑,又让猗窝座感觉温柔得不像话。

“诶…”

杏寿郎稍稍侧身,伸出另一手来,食指点了点猗窝座的眉心。猗窝座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一直紧皱着眉头。

“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猗窝座不禁苦笑,他想杏寿郎啊,不愧是杏寿郎,马上又恢复那副照顾人的长辈模样。但他不会知道,他面前的学生想让这份温暖只属于自己。

“我没事,”猗窝座叹了口气,“倒是你,喝了那么多有没有不舒服?”

“唔…”杏寿郎的表情变得有些别扭,“有些,想吐呢……”

猗窝座马上一副了然的样子,把杏寿郎的手臂拉过来环过自己的肩头,把他从床上抬起来。猗窝座虽然还是十几岁的少年,但身高已和杏寿郎相差无几,不乏锻炼的身体也是格外结实。被自己的学生架着往浴室走,杏寿郎突然觉得本就热得不行的脑袋和脸颊愈加地发烫。

在被猗窝座拍着背,对着马桶吐了半天后,杏寿郎终于觉得从酒精中清醒了不少。猗窝座始终一言不发,从身边递来毛巾要帮杏寿郎擦满脸的生理泪水。

杏寿郎连忙说了声谢谢自己接过来,要被自己的学生如此照料,作为老师和长辈实在是失职。

于是杏寿郎擦擦脸,有些尴尬地开口:“真是不好意思,猗窝座少年,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猗窝座有些干涩地回答,“照顾人这种事,我已经习惯了。不舒服的话好好,休息就行了。”

其实猗窝座想说,不舒服的话好好依靠他就行了。但是他该是以怎样的立场和心态,说出这种话呢?

杏寿郎没有说话,静静望着猗窝座略微低下头去,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眸。

“猗窝座,”半晌,杏寿郎缓缓开口,“真是,辛苦你了。”

啊啊,猗窝座抬起头来张着嘴却感觉说不出话,杏寿郎明明带着倦态的笑容在他眼里却像是明朗的朝阳,让他也同样双眸发亮。猗窝座感到胸腔里似乎有无尽的感情在鼓动着挣扎着,刺痛他每一寸心脏,但他开不了口。

猗窝座只是红了脸,掩饰着说:“我,我去给你拿杯水。”一边就站起了身,慌慌张张往外走。

听着猗窝座咚咚咚跑下楼梯的声音,杏寿郎回想起刚刚自己意识朦胧间似乎,吻了自己的学生。

“啊…”杏寿郎捂着脸蹲在浴室的地板上,脑中又开始乱成一团。他该假装无事发生吗?全当是酒精作祟吗?但他自己又对这个名叫猗窝座的学生怀着怎样的感情呢?此刻的杏寿郎并不知道,但他或许也不想由猗窝座来告诉他答案。

5*

猗窝座拿着水走进房间,示意让杏寿郎喝口水,猗窝座故作镇定的说:“我们敬爱的人民教师怎么酒气冲冲的跟混混打架?受伤了是一码事,还耍酒疯乱亲……”“咳咳咳……猗窝座少年!!”“哦,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吗?杏——寿——郎——老——师。”猗窝座恶趣味的把名字拉长说。

杏寿郎脸现在已经涨得像刚出炉的红薯一样红了,掩饰的继续喝水。

“唉,说说吧,什么事情让你烦心到去喝酒?”“你也知道学期末老师工作压大……”“打住,杏寿郎你可糊弄不了我,我是真的担心你。”“唔姆,看来真的骗不了你。”示意让猗窝座来自己身边,抱住这个一直喜欢自己的少年。

“今天真的是辛苦你了,这是老师自己的事,真的不想让猗窝座担心……”猗窝座埋在杏寿郎的胸前,除了酒气、汉湿,还有淡淡的香草味,给人心理暖暖的,心都快融化了,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好想时间只停留在于此,不想离开。

一个没站稳,俩人一块儿倒在床上。“抱歉啊,猗窝座少年,唔啊,你干嘛咬我!”

居高临下的猗窝座,跨坐在上杏寿郎腰上说“还你的!”


6*


“欸?!”杏寿郎瞪大了本来有些迷蒙的眼睛,他看着身上的猗窝座,有些不敢相信。猗窝座看着杏寿郎吃惊的睁大眼,笑了出声。他的手慢慢在杏寿郎的身上滑动,“老师是喜欢我的吧,不然也不会吻我不是吗?”


上车请加群

是猗窝炼的群可能平时有些云,但是欢迎,各位口嗨,扩列用

防止炸鱼,SB入群,现在入群需要好友邀请,这是我Q185,134,1323